首页 经济 产业 金融 市场 商业 个股 图片 关于

房产

首页 房产 汽车 家电 健康

分享“中国经验” 还要善于用“规则”来引导市场

房产 | 发布时间:2017-09-28 | 人气: | #评论#
摘要: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潘晓娟 9月初,大岳咨询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到北京国贸二期世界银行会议室,以《PPP在中国》为题为拉丁美洲国家部级研讨班学员,讲述了PPP的中国经验。由商务部组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潘晓娟

    9月初,大岳咨询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到北京国贸二期世界银行会议室,以《PPP在中国》为题为拉丁美洲国家部级研讨班学员,讲述了PPP的中国经验。由商务部组织的“拉美国家城乡规划与公共交通发展部级研讨班”,旨在响应“一带一路”倡议,展示宣传中国现代交通成果,加深中国与拉丁美洲国家的友谊。
    9月22日,在北京车公庄大街一幢颇有创意设计风格楼宇的办公室中,金永祥接受了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的采访。他谈到那次授课很受来自巴拿马、圭亚那、萨尔瓦多和哥斯达黎加等国家学员的欢迎,茶歇期间仍有学员和授课老师以及世行官员讨论PPP问题。更为重要的是,“这种研讨班不仅帮助拉美国家学员了解中国PPP的实践情况,还使他们熟知了PPP在完善国家治理方面的重要作用。”
    
分享成功经验,有利于实现共赢

    中国经济导报:目前,“一带一路”倡议已经从理念转向了实践,PPP作为推进“一带一路”建设的重要模式也已经成为广泛共识。作为PPP专家,您对中国企业投资“一带一路”PPP项目有何建议?
    金永祥:2016年底,我随国家发展改革委代表团去英国参加中英基础设施学院揭幕仪式并参加培训。一行人除8名发展改革委官员外,其余都是央企涉外业务负责人。我们深入讨论过这个问题,我认为,中国企业“走出去”做PPP项目失败的重要原因是国内业务与国际业务割裂。从事国际业务的人员,一方面对外国企业到中国做PPP的经验研究和关注不够,另一方面对自己公司从施工企业转型PPP投资过程中的经验教训了解不多。
    虽然不能说要向“一带一路”国家输出中国模式,但是完全按照发达国家制定的规则在“一带一路”国家做PPP项目,我们的优势并不大。更重要的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积累的经验,无法与同是发展中国家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分享,这不利于“一带一路”的顺利推进。
    中国经济导报:当下,中国企业“走出去”推进“一带一路”PPP项目,是否会水土不服?应该如何适应?
    金永祥:有他山之石来作为对照。从外国公司到中国做PPP项目来看,可以拿英国公司跟法国公司来对比。英国公司在中国很早就已经退出去了,没有站住脚。法国公司在中国做得是比较好,这与法国公司做了我们国家两个最早的试点项目有关。这两个项目,一个是广西来宾B电厂,另外一个是成都第六自来水厂,这两个项目事实上是影响了我们国家PPP的规则。所以,对法国公司后期发展也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包括今天我们在讨论特许经营和PPP的区别时,在很大程度上,也是由于我们现在研究的是英国的PPP,而其实法国的特许经营已经在我国根深蒂固了。
    所以,基于同样的道理,我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中,在分享本国PPP实践经验的同时,也会润物无声地对它国的PPP实践起到良好的引导作用。
    中国经济导报:改革开放以来,外国企业大量参与了我国的PPP项目,他们有哪些经验教训可供我们参考?
    金永祥:我国PPP从上世纪80年代到目前经历了探索阶段、试点阶段、推广阶段、反复阶段和目前的普及阶段。在前两个阶段,社会资本方以外资为主,当时我国基础设施薄弱,国内企业实力不行。到了第三阶段,中国企业开始与外国企业同台竞争,碧水源、桑德环境等都是这个阶段开始发展起来的。到第四阶段,外资开始撤出,目前在PPP蓬勃发展的形势下已经不见外资的踪影。总体来说,外资参与中国PPP项目早期还是很成功的。
    外资在中国早期的成功主要有两点原因:第一,通过多边或双边援助,帮助中国建设PPP规则;第二,带着长期合作的咨询公司组团来中国。当然,客观上中国当时有需求。后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中国PPP规则也发生了变化,外资无法适应了,且不评论这种变化的好和坏。这说明一个问题,PPP作为一种长期合作方式随着环境的变化具有极大的不确定性,其中也存在风险。
    
业务上积极转型,规避政治风险

    中国经济导报:在您看来,“一带一路”国家的重点PPP项目主要集中在哪些行业领域?与国内PPP热潮中的PPP项目有哪些相似点?不同之处又有哪些?
    金永祥:一般来讲,城市的基础设施直接跟老百姓关系密切,做PPP的时候就非常敏感。但在国外呢,我建议少做。相应地,就是国家型的大型基础设施,比如服务于全国的交通电厂应该是做PPP的重点,因为这和一个城市的老百姓关系不是特别密切,我们企业只要跟对方国家把合同谈好了,那这个风险就会小得很多。
    中国经济导报:“一带一路”PPP项目有哪些潜在的风险?中国企业该如何有效地规避其中的风险?
    金永祥:从风险类型上讲,“一带一路”PPP项目,和我们国家PPP项目没有太大的差别。我们国家企业“走出去”到沿线国家去做PPP项目,我觉得可能最大的区别在于政治风险。一个是政权的更迭,这对企业的影响会很大。另外一个就是外汇,你挣的钱,如果拿不回来,也就没有用,这都是属于政治风险。所以,解决政治风险,应该在国家层面形成一定的规则,有些事情可能需要跟他们中央政府去谈判或者获得中央政府有关的支持才可以。
    中国经济导报:您刚才提到中国企业转型的经验教训,具体指的是什么?
    金永祥:我国有实力“走出去”做PPP项目建设的主要是央企,尤其是以工程施工为主业的央企。传统上,这些企业业务很单一,主要是工程建设,他们涉外业务部门在国外也主要是搞工程承包。近年来,这些企业在国内逐步从施工企业转型为投资、设计、建设、经营全产业链。企业转型是很痛苦的事,也是风险很大的事,积累的经验教训也是弥足珍贵的。
    国际业务转型较国内晚,应该在国内经验基础上转型,少走弯路,少交学费。央企在国内转型还存在很多问题。比如,业务转型了但战略未转型,因此重眼前重施工,轻长远轻运营。再比如,施工合同期短,通过先签合同再洽商增加利润,用同样的思维方式签订PPP协议后洽商受阻就会造成投资失败。
    中国经济导报:您认为,什么样的咨询公司可以与我国企业组团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做PPP项目?
    金永祥:我国咨询业处于起步阶段,很多客户知道要用外脑了,但是怎样用外脑方面问题较大,中国企业到国外去也一样。
    根据我们对国际上咨询行业的理解,中国企业选择一起“走出去”的咨询公司,应该考虑以下四方面的因素:第一,以PPP咨询为主业的,不是那些兼营或改行的。第二,长期从事PPP咨询,理解PPP自身的规律和存在的核心问题及解决方案。第三,团队稳定,一个公司至少几十人已经工作10年以上。第四,该咨询公司在中国业务分布广泛,了解PPP全面最新动态和发展成果。当然,也应该要求咨询公司信用良好。

责任编辑:王慧
首页 | 经济 | 产业 | 金融 | 市场 | 商业 | 个股 | 图片 |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