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产业 金融 市场 商业 个股 图片 关于

公司

首页 公司 推荐 速递 点评

石述思:中国基建比美国牛 高铁或成中国经济转型利器

公司 | 发布时间:2017-05-03 | 人气: | #评论#
摘要: 中国铁路总公司日前公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收入合计9074.48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0.76亿元
  中国铁路总公司日前公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收入合计9074.48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0.76亿元。其中,2016年货运收入2574.78亿元,客运收入2817.47亿元,这也是近3年来客运收入首次超过货运。该如何看待这一数据呢?中国经济网评论员石述思在《我财经》节目中表示,客运收入的上升代表了出行方式转变,那么货运的收入的下降,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我们公路货运,或者是飞机货运,某种程度上更多成为企业的选择方式,物流的节奏也发生很大的改变。“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讲的关键词是结构二字,就是中国未来无论立足于运人的客运,还是运物的货运,现代物流行业一定会在未来不断地在结构调整中实现某种均衡,这种均衡的背后是中国经济整体的均衡,均衡的背后就是一个潜台词,新常态下健康平稳快速发展的交通运输新态势。”石述思补充说。
 
  另外,年度报告也指出,历经长达10年的高速建设和发展,中国高铁的盈利能力正在逐步显现。据统计,去年至少已经有6条东部沿海线路实现盈利。对此,石述思认为:“中国和美国不同,我在美国没坐过一次高铁,但是整天就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跑。跟美国相比,中国的公路比它都新,中国的公路坑也少,加州的公路到处都是坑,但是现在加州要加税,要弥补基建落后这堂课,尤其是特朗普当政以后,他追求的是高速公路+机场的交通模式,而我们是机场+高速公路+高铁,三驾马车并举的这么一个状态。”
 
  谈到中国高铁当前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及未来前景,石述思表示,应该说这些年中国高铁获得了快速的增长,因为它特别适合中国的国情。但是高铁还有一个问题,它存在一个结构性矛盾,即中国经济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以上海为中心,以深圳为中心赔不了,利润很高,发达地区不会抱怨票价贵。但是对于落后地区,中西部他要追求更廉价的出行方式,这个带来我们高铁账本不平衡。我们未来要解决高铁的矛盾,要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随着我们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产业承接和转移实现了我们经济发展的平衡,这个平衡实现了,我们才能整体腾飞。所以你别看高铁的小账本,背后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大账本。”石述思强调说。(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茂林)
 
 
    相关文章: 
        [我财经]陈凤英:雄安本身就是高起点 国际化视野超前定位
 
   中国铁路总公司日前公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收入合计9074.48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0.76亿元。其中,2016年货运收入2574.78亿元,客运收入2817.47亿元,这也是近3年来客运收入首次超过货运。该如何看待这一数据呢?中国经济网评论员石述思在《我财经》节目中表示,客运收入的上升代表了出行方式转变,那么货运的收入的下降,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我们公路货运,或者是飞机货运,某种程度上更多成为企业的选择方式,物流的节奏也发生很大的改变。“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讲的关键词是结构二字,就是中国未来无论立足于运人的客运,还是运物的货运,现代物流行业一定会在未来不断地在结构调整中实现某种均衡,这种均衡的背后是中国经济整体的均衡,均衡的背后就是一个潜台词,新常态下健康平稳快速发展的交通运输新态势。”石述思补充说。
 
  另外,年度报告也指出,历经长达10年的高速建设和发展,中国高铁的盈利能力正在逐步显现。据统计,去年至少已经有6条东部沿海线路实现盈利。对此,石述思认为:“中国和美国不同,我在美国没坐过一次高铁,但是整天就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跑。跟美国相比,中国的公路比它都新,中国的公路坑也少,加州的公路到处都是坑,但是现在加州要加税,要弥补基建落后这堂课,尤其是特朗普当政以后,他追求的是高速公路+机场的交通模式,而我们是机场+高速公路+高铁,三驾马车并举的这么一个状态。”
 
  谈到中国高铁当前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及未来前景,石述思表示,应该说这些年中国高铁获得了快速的增长,因为它特别适合中国的国情。但是高铁还有一个问题,它存在一个结构性矛盾,即中国经济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以上海为中心,以深圳为中心赔不了,利润很高,发达地区不会抱怨票价贵。但是对于落后地区,中西部他要追求更廉价的出行方式,这个带来我们高铁账本不平衡。我们未来要解决高铁的矛盾,要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随着我们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产业承接和转移实现了我们经济发展的平衡,这个平衡实现了,我们才能整体腾飞。所以你别看高铁的小账本,背后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大账本。”石述思强调说。(中国经济网记者 王茂林)
 
 
    相关文章: 
        [我财经]陈凤英:雄安本身就是高起点 国际化视野超前定位
 
   中国铁路总公司日前公布了2016年年度报告,报告期内,收入合计9074.48亿元,全年实现净利润10.76亿元。其中,2016年货运收入2574.78亿元,客运收入2817.47亿元,这也是近3年来客运收入首次超过货运。该如何看待这一数据呢?中国经济网评论员石述思在《我财经》节目中表示,客运收入的上升代表了出行方式转变,那么货运的收入的下降,某种程度上代表着我们公路货运,或者是飞机货运,某种程度上更多成为企业的选择方式,物流的节奏也发生很大的改变。“但是不管怎么说,我讲的关键词是结构二字,就是中国未来无论立足于运人的客运,还是运物的货运,现代物流行业一定会在未来不断地在结构调整中实现某种均衡,这种均衡的背后是中国经济整体的均衡,均衡的背后就是一个潜台词,新常态下健康平稳快速发展的交通运输新态势。”石述思补充说。
 
  另外,年度报告也指出,历经长达10年的高速建设和发展,中国高铁的盈利能力正在逐步显现。据统计,去年至少已经有6条东部沿海线路实现盈利。对此,石述思认为:“中国和美国不同,我在美国没坐过一次高铁,但是整天就开着车在高速公路上跑。跟美国相比,中国的公路比它都新,中国的公路坑也少,加州的公路到处都是坑,但是现在加州要加税,要弥补基建落后这堂课,尤其是特朗普当政以后,他追求的是高速公路+机场的交通模式,而我们是机场+高速公路+高铁,三驾马车并举的这么一个状态。”
 
  谈到中国高铁当前发展中遇到的问题及未来前景,石述思表示,应该说这些年中国高铁获得了快速的增长,因为它特别适合中国的国情。但是高铁还有一个问题,它存在一个结构性矛盾,即中国经济东西部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以上海为中心,以深圳为中心赔不了,利润很高,发达地区不会抱怨票价贵。但是对于落后地区,中西部他要追求更廉价的出行方式,这个带来我们高铁账本不平衡。我们未来要解决高铁的矛盾,要客观地看待这个问题,随着我们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产业承接和转移实现了我们经济发展的平衡,这个平衡实现了,我们才能整体腾飞。所以你别看高铁的小账本,背后是中国未来发展的大账本。”石述思强调说。

责任编辑:王慧
首页 | 经济 | 产业 | 金融 | 市场 | 商业 | 个股 | 图片 |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