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产业 金融 市场 商业 个股 图片 关于

国际

首页 头条 国际 国内 观察

2019年,中国经济将向何处发力

国际 | 发布时间:2019-01-17 | 人气: | #评论#
摘要: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为,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在巩固、增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认为,我国经济运行主要矛盾仍然是供给侧结构性的,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

“八字方针”有哪些新内涵、新要求?今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应如何贯彻好“八字方针”?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

西藏立体交通网络展新颜 新华社发

1、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

【巩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巩固“三去一降一补”成果,推动更多产能过剩行业加快出清,降低全社会各类营商成本,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

2015年,中央提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明确“三去一降一补”五大任务。近年来,随着“三去一降一补”的推进,我国钢铁、煤炭等行业运营情况有了明显好转。据统计,2018年前8个月,我国钢铁、煤炭、水泥、平板玻璃行业实现利润分别增长80%、17%、150%、41%。

“从实施效果来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明显进展。但伴随外部环境的变化,加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自身发展的不平衡,一些新矛盾和新问题也逐渐出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王一鸣说。

王一鸣表示,在去产能方面,虽然煤炭、钢铁行业淘汰了一大批落后产能,但并没有完全除去,特别是国有“僵尸企业”仍面临债务处置问题,债务处理机制尚未有效建立;在去库存方面,三四线城市的购房者中有相当多的中低收入群体,居民杠杆率迅速上升,这对消费产生了明显的挤压效应;在去杠杆方面,由于采取的政策力度比较大,短期形成了政策的叠加效应,对金融市场形成了一定冲击;在降成本方面,减税降费措施的效果仍有待提升;在补短板方面,科技领域“卡脖子”问题仍然存在。

“这些结构性问题根本上是体制性问题,背后主要是生产要素的市场化问题。”王一鸣建议,要推动更多产能过剩行业加快出清,重点加快处置“僵尸企业”,制定退出实施办法。

另外,专家指出,2019年,在降成本方面,除了要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继续降低融资成本外,通过体制改革降低制度成本将成为“重头戏”;而在补短板方面,将重点聚焦基础设施建设领域。

2、增强微观主体活力

【增强】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发挥企业和企业家主观能动性,建立公平开放透明的市场规则和法治化营商环境,促进正向激励和优胜劣汰,发展更多优质企业。

日前,国家发展改革委、商务部印发了《市场准入负面清单(2018年版)》,标志着我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进入全面实施的新阶段。

国家发展改革委经济体制综合改革司司长徐善长表示,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全面实施后,无论是国企、民企,还是混合所有制企业,无论是内资,还是外资,无论是大企业,还是中小企业,都一视同仁,享有同等的市场准入条件待遇,实现“规则平等、权利平等、机会平等”。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有利于打破各种形式的不合理限制和隐性壁垒,将“剩余决定权”和“自主权”赋予市场主体,实现“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激发各类市场主体特别是非公有制经济的活力。

这是我国增强微观主体活力的一个缩影。近年来,我国持续推进“放管服”改革、优化营商环境,极大激发了市场活力。数据显示,2018年1至11月份,我国新登记企业数量日均达到1.81万户,保持较快增长。

那么,今后应如何继续增强微观主体活力,发挥企业和企业家主观能动性?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杨伟民认为,要完善产权制度,形成包括所有权及其派生的使用权、承包权、经营权、收益权等完整的产权制度,实现产权有效激励;同时,要加快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在资金、劳动力、土地、科技等要素配置中,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表示,要通过产权制度、基本经济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完善,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更好发挥决定性作用,使竞争在企业优胜劣汰和产业升级中发挥主导作用。

另外,有专家指出,民营企业已成为经济发展中市场主体和企业家精神的重要发源地,要切实保障民营企业的合法权益,让其安心成长。

3、提升产业链水平

【提升】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提升产业链水平,注重利用技术创新和规模效应形成新的竞争优势,培育和发展新的产业集群。

工业和信息化部资料显示,我国制造业覆盖了国际标准行业中制造业大类所涉及的24个行业组、71个行业和137个子行业,成为全球制造业体系最为完整的国家之一,但在部分产业链条中的某些环节依然要依赖进口。

专家认为,当前,提升产业层次,尤其是解决关键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迫在眉睫。我国应主动把握新机遇,在开放的环境中推动自主创新,补上核心技术等发展短板,把创新主动权、发展主动权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

国家发展改革委主任何立峰表示,要加强重大技术装备补短板,这是一个增长速度很快的庞大国内市场。大力支持关键核心技术攻坚,推动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适度超前布局建设重大科技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支持首台(套)示范应用的招投标、政府采购等政策措施。

“要加快传统产业改造提升,这是一个潜力巨大的国内市场。”何立峰指出,要大力推动制造业高质量发展,实施一批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重大工程,加大政策支持力度,切实引导和支持土地、金融、创新、人才等要素向传统产业改造提升集聚,促进传统产业向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升级。特别是要推动加大金融支持力度,为制造业企业技术改造和转型升级提供中长期资金供给。

北京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教授王缉慈认为,产业集群降低成本的效应在我国体现得很充分,但促进创新的效应还没有很好地体现出来。通过集群促进产业升级和技术创新,是促进我国成为创新型国家很重要的一步。

4、畅通国民经济循环

【畅通】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畅通国民经济循环,加快建设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现代市场体系,提高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形成国内市场和生产主体、经济增长和就业扩大、金融和实体经济良性循环。

2019年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关键之年。面对艰巨繁重的国内改革发展任务和错综复杂的国际形势,我国经济发展任重道远。但同时也要看到,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

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刘世锦说,近年来,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有了很大发展,但目前仍不够完善。发展高标准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还需要解决一些难点和焦点问题,比如打破行政性垄断、加快国资国企改革、转变政府职能、保护产权特别是知识产权、维护劳动者权益、保护生态环境等。

“我国经济增长的潜能要由过去的‘爬高山’转向‘填洼地’,

‘洼地’主要有两个,一个是‘效率洼地’,另一个是‘分配洼地’。”刘世锦说,在“效率洼地”方面,首先要在城乡之间把土地、资金、人员等生产要素相互打通。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表示,要进一步改善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解决好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财政政策要加力提效,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降费。

“必须全面深化改革。”杨伟民说,国资国企改革要加快实现从管企业向管资本转变;要营造法治化制度环境,助力民营企业发展;科技体制改革要赋予职务发明人科研成果应有的知识产权,允许科研成果市场化转化等。

惟改革者进,惟创新者强。

2019年,只要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在“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个字上下功夫,保持定力、迎难而上,我国经济必将不断释放出发展新活力,在高质量发展的道路上阔步前行。

责任编辑:王慧
首页 | 经济 | 产业 | 金融 | 市场 | 商业 | 个股 | 图片 |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