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产业 金融 市场 商业 个股 图片 关于

国内

首页 头条 国际 国内 观察

世界工厂正从中国“消失”?

国内 | 发布时间:2019-02-19 | 人气: | #评论#
摘要:今年1月份,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传感器公司奥泰斯(OPTEX)将于3月前将监控传感器和自动门传感器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越南。此外,类似松下等大型制造型企业也都计划把从中国向美国

今年1月份,日经中文网报道,日本传感器公司奥泰斯(OPTEX)将于3月前将监控传感器和自动门传感器的生产从中国转移到越南。此外,类似松下等大型制造型企业也都计划把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产品生产基地转移至其他国家,同样的行动或将扩大至中等规模企业。

 

 

富士康创始人郭台铭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共同挥铲为富士康美国的新工厂奠基。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去年,经济导报报道,优衣库、耐克、阿迪达斯这些国际巨头的中国代工厂申洲国际的发展得益于其在东南亚国家扩充的生产基地。山东舒朗服装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健民甚至直接爆料称,“代工企业在全球来看叫游牧企业,逐水草而居,哪里的房租低、工资低,就转到哪里,所以加工肯定还是往东南亚转的,国内的纯加工企业会越来越难。”

 

越来越多的事实证明,中国国内制造型工厂正在向外迁移。中国世界工厂的特征正在淡化,全球生产基地正在去中心化。东南亚劳动力市场的兴起承接了更多市场订单,跨国企业巨头纷纷把生产部门设在成本洼地。

 

产业转移造成的企业转移、资源转移、人口转移、生产资料转移对中国的影响并不小。制造业对于中国经济的贡献非常高,正是依靠人口红利、规模化效应,为制造业创造的低成本环境赚取了大量外汇,创造了诸多就业岗位。

 

 

制造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持续下行。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根据世界银行数据,制造业对中国经济的贡献已出现拐点呈现下行趋势。导致这一结果的原因有四方面:

 

第一,中国经济结构正在发生变化,从传统的生产型经济模式向发达市场的消费型市场转变;第二,实体经济减弱、虚拟经济走强,资本对于财富的渴望引导社会资源向高收益的虚拟经济领域集中,从而造成实体经济产业空心化;第三,日益增加的产能与停滞不前的需求使得劳动密集型产业进入通缩轨道;第四,中国经济对于劳动力的要求从以前的数量创造规模化效应,变成了质量打造品牌效应。

 

2014年5月,“新常态”这个词第一次出现后就暗示了中国经济进入转型阶段。这种转型既有主动改变的成分,但也有被市场倒逼的因素。北京方面想要引导经济跨越中等收入陷阱,驶向新的上升周期,以此来应对旧经济发展模式造成的一系列问题。

 

传统制造业成就了中国,但却不再适合现在的中国。为了实现2020年全面小康社会的目标,北京不得不提高全民个人可支配收入。这就造成了中国用工成本的全面提升。对于依靠成本红利的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言,成本上升意味着压缩他们的盈利空间。

 

从数据上看,中国制造业的人工成本基本以每5年翻一倍的速度增长。然而,中国国内制造业工人对此感受却没有那么突出。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国内通胀引发的物价上升导致真正底层的工人们并没有实际意义上享受到工资上涨所带来的红利。房价、物价的上涨完全吞噬了工资上涨本应带来的消费需求。

 

与中国人工成本节节攀升不同的是,东南亚落后国家的成本洼地成为了新设工厂的希望。社科院经济学部曾发布《经济蓝皮书春季号:2016年中国经济前景分析》指出,“目前中国很多地区尤其是东部地区,工人工资水平已远超东南亚国家。”更早之前,日本贸易振兴机构在2013年12月至2014年1月所做的调查数据显示,上海普通工人的月基本工资为495美元,分别是吉隆坡、雅加达、马尼拉、曼谷、河内、金边、仰光、达卡、新德里、孟买、卡拉奇、科隆坡的1.15倍、2.05倍、1.88倍、1.35倍、3.19倍、4.9倍、6.97倍、5.76 倍、2.2倍、2.38倍、3.21倍、3.8倍。

 

另一方面,中国的税收体系也是一直被视为对民营企业不够友好。2016年年末,著名民营企业家曹德旺在接受采访时的讲话再次点燃了中国社会对于“死亡税率”的讨论,“死亡税率”是由天津财经大学的李炜光教授提出来,他指出,“当前我国企业实际税费负担接近40%,对企业来说意味着死亡。”

 

另一位著名民营企业家俞敏洪在2017年的北大光华新年论坛及2018年的亚布力夏季论坛讲话也披露了中国民营企业的困难。在2017年的讲话中,俞敏洪呼吁北京学习美国减税,并且批评了中国某些“专家”提出的“减税了企业多出来的钱怎么办”的问题。在2018年的讲话中,俞敏洪指出,北京方面的减税措施反而让企业更穷了。

 

国内民营企业中,制造业企业一直占据主导地位。2018年,由全国工商联评出的民营企业500强单位中,制造业企业占据了88个席位继续占据全行业主导地位。

 

 

不少纺织企业将制造基地转移到诸如越南等国家。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与中国情况不同的是,东南亚一些落后国家的制造业发展正使得他们越来越有世界工厂的范。

 

2016年,新华网转载人民日报的一篇《成本优势助推东南亚制造业前行》文中提到,德勤会计师事务所与美国竞争力委员会近日发布的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报告预测,东南亚四国马来西亚、泰国、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南亚印度的制造业正在崛起,这些国家拥有较低的劳动力成本、灵活的制造能力和日益扩大的市场等,使其有望在2020年跻身全球15个最具制造业竞争力的国家。

 

今年1月份,申万宏源发布《越南、马来西亚出口竞争力持续提升,或与我国展开竞争——宏观周报第9期(2019.1.19)》称,我们基于竞争国出口占我国出口规模的比例,对亚洲各国出口竞争力进行一个简要的对比。数据显示,15年之后,亚洲各国出口竞争格局总体趋于稳定,而越南、马来西亚等国异军突起,显示出更强的出口竞争力。申万宏源指出,目前有8个国家出口规模达到我国5%以上:新加坡(16.5%)、印度(13.0%)、泰国(10.2%)、马来西亚(10.1%)、越南(9.6%)和印尼(7.3%)。

 

东南亚国家的崛起分化了中国的世界工厂功能,在可以预见的未来,中国将不再是世界工厂。对于东南亚国家而言,这是他们经济发展的新机遇。即使不知道该如何把握机遇,这些国家只要复制中国之前走过的路就能实现崛起。而对于中国而言,订单被抢走后,即需要与时间赛跑加快改革进程,又需要考虑如何安置变革所造成的底层闲置劳动力。

责任编辑:王慧
首页 | 经济 | 产业 | 金融 | 市场 | 商业 | 个股 | 图片 | 关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