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 产业 金融 市场 商业 个股 图片 关于

健康

首页 房产 汽车 家电 健康

坚守互联网医疗的安全底线,易复诊为处方真实提供可借鉴案例

健康 | 发布时间:2020-05-12 | 人气: | #评论#
摘要:受疫情影响,互联网医疗注定成为2020年的热词。互联网医院的集中建设、互联网+医保快速探索,将互联网医疗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加强监管、守住安全底线或将成为今后破局互联网医
受疫情影响,互联网医疗注定成为2020年的热词。互联网医院的集中建设、互联网+医保快速探索,将互联网医疗又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加强监管、守住安全底线或将成为今后破局互联网医疗发展的主基调,而合规处方(依托于实体医疗机构的真实处方)仍然是落实互联网医疗监管的重要方向。
自2020年4月国家发改委下发关于探索互联网医院发展的相关实施方案以来,互联网医疗“首诊”引发行业热烈讨论,其中的较准确的解读来自中国价值医疗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梁嘉琳,他认为此文件中“首诊”是指对医保的首诊,而不是对医疗的首诊,“意为互联网医疗的复诊是医保开放的首诊”。
5月8日,国家卫健委下发《关于进一步推动互联网医疗服务发展和规范管理的通知》(下称《通知》),为探索互联网医疗发展划出安全基线:不得突破现有法律法规与《国务院办公厅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加强监管”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的准入和执业管理。
 
卫健委:守住互联网诊疗的安全底线
5月8日卫健委下发的新《通知》内容中,除了梳理以往发布的政策文件和指导意见之外,核心要义仍然是守住安全底线。
“互联网医疗在整个医疗改革过程当中,都是以谨慎为前提的,强监管仍然放在首位。该通知划清了发展底线,为今后促进行业发展奠定基础,监管内容具体落到准入管理与职业管理两方面,为后续落实监管提供了政策依据,”对于新下发的《通知》,中国医药商业协会副秘书长马光磊如是解读,互联网医疗作为一种医疗的创新模式,并不能改变医疗的本质和基本要求,因此,安全性、规范性都不应该发生改变。
梳理互联网医疗相关文件可以发现,针对不见面在线诊疗服务,国家政策已对医疗安全、信息安全、医保基金安全这三大安全要素分别提出了落实要求:通过设立人员的严格准入标准和处方管理办法来实现医疗安全;在信息安全方面要求服务全程留痕、可追溯;通过明确监管的技术手段和流程实现医保基金安全。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哪个类型的安全要素,最终的监管方案落实下来,都包含了保障处方真实以及保证复诊开方行为全程留痕、可追溯。业内分析指出,这样的政策监管方向能够尽量降低互联网医疗发展过程中存在的安全风险,并且确保即使风险发生,也能清晰划分责任主体。
 
处方真实是监管要义,守住安全底线有例可循
确保处方真实的要点是实现信息流、资金流、物流的三流合一,由此做到互联网行为的全程可监管。医疗行业媒体分析指出,在处方真实的前提下,患者用药安全有了保障;凭真实处方复诊,医生无法违规开药,一旦违规就会被记录下来。
事实上,关于处方真实的具体实施已经有成熟的案例可循。以近日青岛市医保局启动的“互联网+医保”服务模式为例,该模式联合易复诊第三方处方流转服务平台共同搭建,其核心就是确保处方真实。目前,该模式已在青岛市立医院互联网医院落地。
该案例依托易复诊第三方处方流转服务平台打通了医疗、医药、医保之间信息孤岛,在保障患者用药安全的同时,实现了信息流、物流、资金流的全程可追溯,保障医保基金的安全使用。具体而言,是通过以下环节来保障:
处方真实——平台对接实体医院互联网医院的HIS系统,确保流转过程中处方源的真实;
凭方复诊——医生线上问诊时,查看患者过往病历,核验患者复诊身份后开出复诊处方;
凭方售药——患者凭平台推送的处方进行购药,药店药师在核验无误后完成售药;
凭方报销——患者受到药品后,在线进行统筹报销确认。
目前,除了青岛之外,广州、衢州等地的互联网诊疗也有类似做法,例如广东二院处方流转平台、衢州市慢病处方流转平台均打通了医疗机构HIS系统,确保流转过程中处方的真实性。
 
互联网医院发展的主流方向在哪?
上述案例的落实步骤表明,确保处方真实既能促进互联网诊疗过程的合规,也能通过全程追溯为监管部门提供监管依据。这一点与国家医保局、国家卫健委《关于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期间开展“互联网+”医保服务的指导意见》中关于医保基金安全监管的要求高度契合。
作为处方的源头,国家的管理政策对互联网医院的建设与发展提出了明确的要求:必须依托于实体的医疗机构。在这样的大前提下,现在互联网医院呈现出两种形式并存的现象,第一种是互联网医疗机构挂靠实体医院,成立的商业互联网医院;第二种是实体医疗机构其引入了互联网医疗的相关技术,自己搭建的互联网医院。
马光磊认为,前者虽然挂靠于某个实体医疗机构,但在实际运营过程中可能会走向空中医院的方向,与线下实体医疗机构的粘性较弱,难以有效监管,加上商业化的过度发展,有可能形成侵犯患者利益的情况。后者,实体医疗机构自建互联网医院,患者的粘性更强,不仅能够实现诊疗全程的可追溯可监管,还能基于处方真实,满足老百姓对处方查询、凭方复诊、凭方购药以及自我健康管理的需求。
因此,依托于实体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医院或仍然是互联网医疗的发展主力,其诊疗行为以及开出的合规处方以将更易落实国家的监管要求。
责任编辑:王慧
首页 | 经济 | 产业 | 金融 | 市场 | 商业 | 个股 | 图片 | 关于